网名 个性签名 表情 说说 日志
QQ日志 分类

分类:QQ情感日志QQ感悟日志

(1)

关于用一个字来形容一个人的说法是在餐桌上与同事闲话中说起的。

一天中午,我们一大群人在公司九楼餐厅排队打完饭便三三两两围着餐桌依次落座。平日里,同事们总是对着餐盘里的饭菜评头论足,这天中午,一个年龄在二十八左右的女同事饶有兴味打断我们的谈话。

“如果用一个字形容你自己,你们用哪个字?”

我们一脸木然的看着一脸欣喜的她,没有说话。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用‘怂’字来形容。”她撇撇嘴,于是抽了一张面纸便扬长而去了。

我们面面相觑,继而哈哈大笑起来。

至于那同事何以用“怂”字来形容自己,我丝毫不知情。或许是她在今天的工作中做了一件出丑的事情,然后便发现她自己的处境像极了那个字,于是便一时兴起问了这个问题。

可当我认真思索这个问题时,那即便是搜肠刮肚,也难以物色出合适的字眼。然而小F的存在,我的脑海却能闪电般的现出一个字,“伞”。

对,用“伞”字来形容小F是恰如其分的。

(2)

小F在人群中先看到我,那时候我正在超市里挑选中午煮火锅的食材。当我转身看到小F的时候,我大步向前用双手轻轻的环抱住小F以示好久不见,小F也做出回应似的往我身上靠。我想起去年毕业时在火车站和小F的拥抱,那种酸涩的感觉以及她的脸颊触碰我耳朵的滚烫热度至今仍清清楚楚的记得。

只是这一次是相聚,我们的内心多了一份相逢的喜悦。小F哈哈大笑起来,用手拍拍我的肩膀,然后便放开了手臂同我一起拎着购物篮。我内心涌起一股暖流,没有因长久未见的生疏,仿佛发生的种种都只是在大学里串门那样自然亲切。

广州的冬天很热,大街上满是穿着透肉丝袜的女孩,小F却俨然一副学生的装扮:大红的休闲上衣,宽松牛仔裤,运动鞋,干净利落的短发。她的相貌不出众,宽脸阔肩,五短身材。

我想伞这一物件,多少让人有种安全的感觉,因为能遮风挡雨。可我从小F身上获得的感觉起初是来源于狭义上的安全感,我承认我的这点想法有恶人之嫌,当然我也不想用冠冕堂皇的理由去解释这一想法,姑且就这么认为罢。

这样说吧,如果你和她相遇在某条大街上,你甚至不会错过一只废弃的白色塑料袋却可能与她擦肩而过。所以和小F走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显得特别光彩照人,那种异性目光齐刷刷的往自己身上砸的感觉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伪恶的我,那种安全感起初是来源于此的。

(3)

跨年夜那天,我和男友津津有味的煲着电话粥,午夜的钟声敲响了二零一五年零点的时候,窗外响起了大大小小的礼花声,一派风风火火的盛况。我拨开窗帘看了看,被高楼大厦遮挡的视线里,一闪一闪的光亮在黑暗里跳跃。

后来,小F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在车上发生的事情。那夜,她一个人坐车来广州,黑车司机带着她兜兜转转地走了好久,久的仿佛列车是从遥远的一四年开来,到二零一五年的时候还没有到达站点。我仍然记得她那时候字斟句酌对我说的样子,脸上顿现愁容说道“那真是太——久——了”。加上小F晕车,一下车她就吐得昏天黑地,然后倚在凳子上休息了一会儿。坚强如她,拖着疲惫的身子穿行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没有吵醒正在酣睡的我。

二零一五年的元旦如期而至,没有过多的惊喜。上午见着小F的时候,她活蹦乱跳的,似乎昨晚她只是做了一个无比冗长艰辛的梦。

第二天,我带她去爬白云山,我的体力向来不错,可能是由于昨晚跟小F床头夜话太久睡眠不足所以倍觉身体犯懒,才走了一段上坡路就气喘吁吁的。小F伸手拿过我手里拎着的橘子和矿泉水,继而统统塞进她那个笨重(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的书包里。阳光下,她健步如飞的拾级而上,她肩上是一跳一跳的光斑。我实在喘的时候,小F总是伸出手,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我拉你上去”,我犹豫不决的摇摇头。

一个连登几级楼梯都要别人拉一把的人,还能指望以后的人生路能跋涉多远。我想起上大学的那几年,小F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在功课上帮过我无数回。而且四年里,她同样把生活打理的有条不紊,空闲的时候帮我拖拖地或者扛扛水的事情也已不是手指头能数清的次数了。

她就是这样一个无论你处在顺境还是逆境都愿意伸手拉你一把的人。登山也是如此。

茫茫人海中,我庆幸自己并没有与她擦肩而过。

(4)

就广义上的安全感而言,小F却有其独到之处。

我们穿过街道拥挤的人群,来到一家寺庙。路过一间藏放佛经的图书室,我止住步。隔壁佛堂里僧人们念经的声音夹杂着泠泠梵音,空气中弥漫着香火味,这一切让我感到身体轻盈心如止水。我随手翻看了一本佛学书籍,那些字字句句经过脑海之后空无一物,我丝毫不解其意。所谓“四大皆空”,我只知道,看着那些经文的时候,我才领悟到了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虚空。

晚上我和小F睡一张床,她跟我讲起她对佛学的理解。我原以为她会就那些昏头昏脑念的经褒贬一番,可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然把《般若心经》字正腔圆的熟背了一遍,我当时内心里感觉就像千万的马匹从我身旁狂奔而过,眼前一片万马齐喑的景象,我心潮澎湃突然生出一股对她的敬畏。她还把里面的“无我”二字仔仔细细地跟我解释了一下,“无我”不是指“我”的心已完全化为“无”,空即为无,而是“我”这一事物,在万物生生息息中,一直在变化,今天的“我”已不是昨天的“我”今天的“我”也不会是明天的“我”。大千世界,任一固定的事物本就不存在,一切都在变化,包括“我”,所谓“无我”,正是这个意思。

从那一刻起,我开始喟叹佛学的博大精深。

这样说来,小F来给我安全的感受并不只是内心的一种安然,也包含着一种觉悟。

她带给我的是与我而言的未知世界里未知的感悟,这或多或少在我邂逅那一世界时不至于手足无措。或许这样的说法有点浮夸,但我相信和她一路随行所有年岁里,总有一次她会真正带给我这种感受。因她过去残酷的人生经历,此后便注定她是走在我前面的这个人。

就是这样的安全感。

(5)

突然想起,跟小F在一起的那天,我因体力不支,一直处在一种恍惚的状态。我在白云山顶晒太阳打盹,她却在人海中乐不可支的观赏着那里的机器人展,我在地铁上恹恹欲睡的时候,她却兴高采烈地哼着歌曲。

那种活力四射的感觉,像旋转的伞,伞尖上激荡起一圈圈的雨花一样。

鲜活。跃动。孩童般的喜悦。

至此,希望那种生命蓬勃向上的力量永远陪伴小F的左右,永远的。

QQ日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