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名 个性签名 表情 说说 日志
QQ日志 分类

守望

分类:QQ情感日志QQ心情日志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悄悄的从窗外钻到屋子的房间内,照在老人苍白的脸上时,老人便从被子内抽出一只手,缓缓的将被子掀开。

她艰难的挪动着身子让自己坐立起来,把头扭转到窗的那边,眼睛直勾勾的注视着窗外。

窗外,一座又一座的大山,无情的挡住了她的视线,可她的眼睛却是不知疲倦的看着山的那边。

一旁的老伴紧紧握住她青筋曝出的双手,看着瘦的只剩皮包骨的她,泪水在眼睛里打着转,顺着脸夹滴落到她手上。

老伴凝视着她的双眼,在她耳边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孩子她妈,你一定要坚持住啊,我昨儿给她们打电话了,孩子们现在就在山的那边赶着回家,明天呢,就会回到你的身边了,明天啊,一家人团聚,咱们又可以热热闹闹的围着桌子吃饭了”。

其实连老伴自己都已经不记得全家人一起热闹的围着桌子吃饭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老人的七个儿女,为了各自的家庭,早早就奔到城市上养家糊口去了,生存的窘况迫使他们无法聚在一起,儿女们会定期寄些钱回去,只有在每年春节的时候,其中一个人会赶回家陪老人过年,往往待上两三天便匆匆离开。

她和老伴都是从五十年代的饥荒中走过来的,那时侯,即使在生存如此艰难的情况下,她们依然将七个孩子拉扯大,为了养家,她们吃了无数苦头。

好不容易苦尽甘来,可以享享清福,可是她却不幸患上癌症,查出来时已是晚期,她死活都不肯让老伴告诉儿子女儿们,直到她意识越来越模糊,每天只能靠着医生定时来注射葡萄糖。

老伴更加紧紧的握着她的双手,扭头看着窗外,泪水肆无忌惮的的趟过脸夹,浸湿了被子的一角。

夕阳西下,老伴掀开被子,轻轻的将她的双手放到被窝里,扶着她的肩使她平躺下来,呢喃道:“来,咱躺下来休息吧,这样舒服些”。

看着山边夕阳的余晖,她眨了眨眼,便疲劳的闭上了双眸。

第二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再次柔软的的照在她冰冷苍白的脸上时,她再也没有醒过来,只留下儿女们哭泣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

QQ日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