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名 个性签名 表情 说说 日志
QQ日志 分类

云彩飘过的地方

分类:QQ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QQ感人日志QQ悲伤日志

  妈打电话过来说,我爸健忘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要我回去看看他。我的心猛一颤,但随即又平复了心情道:“他当初不是说不要我这个儿子了嘛!”
  嘴上虽这么说着,可最终我还是回去了。时隔多年,当我再见到父亲时,他已是满头白发,黝黑的皮肤干巴巴的没点儿水分,见到我也好像认不出了似的,只会一个劲儿的傻笑。
  “爸!我回来了。”我站在他的面前,突然间觉得那个儿时让我认为高大并且能够依靠的人,就这样一下子不见了,他现在显得那么瘦小。“胡说!我儿子现在在上海呢!你不要骗我了。”父亲把整个脸都耷拉了下来,有些稚气的指着我说。
  我看到这个和以前性格大不相同的父亲,心里有些想发笑,但却始终一脸严肃的说:“那好!我带你去上海见你儿子!”
  收拾好东西,我便拉着父亲直奔机场,本想着也让母亲同去,可母亲说在家乡待了一辈子,这身子骨也不愿再去他乡了,只要我能多陪陪父亲她就心满意足了,走之前她苦口婆心的嘱咐我,说以前的事都过去了,让我千万别记恨父亲。
  父亲这一路上都很安静,我也不想打扰他。其实如今的我,已经跟他没有了话题可言,更谈不上如何去记恨他。
  我只记得从来没打骂我的我父亲,当初只因为我的一句话,便朝我脸上狠狠给了一巴掌,从那以后,我即死去了心,离开了家,也忘掉了他,只是我把怨恨放的太大,当时具体对着他说了什么,却一点都不记得了。
  到地方已经接近傍晚,我跟他说要出去买菜,等会儿做饭给他吃,他拉着我死活不让我走,说要见儿子。我有些不耐烦了,甩开他的手朝他说道:“你儿子已经死了,别找了!在这儿坐着等我回来!”听到这话他终于安静了下来,也许是绝望了吧。
  在菜市买了一大袋菜,我知道他不能吃辣,所以并没有买辣椒。回来的路上突然想起之前对他说的那番话,似乎歹毒了些,心里总有些难受,于是加快了脚步,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一开门,就看到父亲坐在沙发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我儿子呢?”此刻的他脸上没有一丝起初的笑意。“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我朝他笑着说。他有些急了,站了起来:“少糊弄我,别看我老了就以为我老糊涂啥也不知道,我儿子现在可过得好好的!你别瞎咒他,不然我可跟你没完!”
  “行行行,但先让我把饭做了行不,等会儿吃完饭才有力气说你儿子的事儿,您老儿说对不对?”我明知再这样说下去,估计连饭也吃不成了,索性赶紧找机会开脱。
  父亲现在的饭量很少,我记得以前他很能吃,妈总说爸上辈子是个饿死鬼转世来投胎来着,家里有多少粮食都能被父亲的肚子给消化掉。我停下筷子,轻声咳了一下,本想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劝他多吃一些的,不过这时他已经放下了碗筷,说是吃饱了。
  我给他收拾了一张床就在我的房间里。晚上他躺在床上说睡不着,于是我说那你给我讲讲你儿子的事情吧!他便开口对我说我以前的事情,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他说我小时候可听话了,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跑,说我小时候喜欢对着白云发呆,说我小时候……
  “那当初你凭什么扇他那一巴掌啊?”我望着正讲的尽兴的父亲,不忍心却又打断了他。
  父亲沉默了一会儿,从床上翻了个身:“儿子那时候说要跟我断绝父子关系,我明知是气话,却还是忍不住动了手打了他,可没想……却因为这一巴掌彻底断了我们的关系。”
  听见这话让我一时语塞,原来困扰我好久的事情终于清楚了之后,却无法开心起来的心情,就在此时,没有人比我更懂了吧!
  “睡吧!睡醒了,明天你儿子就回来了!”我背对着他,眼角沾满了泪水,用手擦了擦,两人的房间,突然寂静的有些可怕。
  天刚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便看见父亲坐在我的床头看着我,“娃儿……你醒啦!”听到父亲这么叫我,我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
  “爸!你想起来了!你终于想起来了!”我激动的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搂着父亲便哭了起来,我哭父亲也哭,我们之间的对错,就这样随着眼泪悄悄流走了。
  这次的早饭感觉父亲又回到了以前的饭量,吃过饭后,我决定带父亲去街上买衣服。从没出过远门的他走在街上异常的兴奋,一路上他抓紧我的手,时不时的还跟我说可别走丢了,我看着他笑了笑:“爸!这路我走的比你熟!”
  我们走进一家服装店,我跟父亲说如果喜欢哪一件随便挑,我付钱。他挠了挠脑袋,傻傻的笑着回应。
  他在一件大衣面前停留了好一会儿,我走过去:“喜欢这件么?”他把标价牌翻过来看了一下:“算了吧……这件不好看!不买了,这店里没有一件好看的!”说着,便独自朝着店门外走去。
  我拿着那件大衣,的确是一件很漂亮的大衣呢。我对着柜台前的收银员说:“这件衣服给我包起来吧!”
  拿着衣服,我便急忙走出店门,“爸!你怎么走这么快啊!也不等等我!给你!”我伸手把包装好的衣服递给他。他接过衣服朝我嘟囔:“都说了不好看,你还买了做啥?简直就是浪费!”“爸!我觉得挺好看的,再说,你穿上不就不浪费了!”看着父亲慢慢扬起了嘴角,我心里有些沾沾自喜。
  我们一路上走走停停,他看什么都觉得新奇,这时我突然想起市中心有文艺汇演,于是想着带父亲一起去看:“爸……我们……”
  “小伙子!刚刚我儿子来看我了,你看他还给我买了衣服呢!他现在知道疼我了!”父亲激动的打断了我的话,但是他,好像又不记得我了。“是……是啊!”我眼睛突然有些湿润,仰了仰头,强行微笑着面对他。“你儿子呀!现在可疼你了!”我握紧父亲的手,他显得有些惊讶,我眯着眼像哄小孩的对他说:“可别走丢了!”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啊?”父亲有些天真的问我。我牵着他的手,豁然开朗的说:“既然你儿子都来看你了,现在,我也该去孝敬我的父亲了!”
  此时的白云在天上飘,它也许在笑,安静的,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白云下,有两个人正朝着远方走着、走着。

QQ日志 返回顶部